当前位置:主页 > 基金 > / 正文
作者:中国金融

求解存量资源盘活:重要性和专业性凸显

中国金融 2019-04-20 08:03

  金融界网站讯  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期,存量问题有效化解的重要性和专业性凸显。存量主要有哪些结构性问题?应从哪些路径或角度抽丝剥茧?化解过程中,应注重哪些节点,借鉴什么经验,警惕什么问题?4月16日,金融界上市公司研究院在北京举办以「问诊存量盘活求解债务难题」为主题的闭门研讨会,邀请多位专业实践专家,从结构、节点、专业化等角度建言献策。

  金融界上市公司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吴渊分享了关于A股上市公司杠杆率历史变化与行业对比方面的研究成果。他表示,「尽管2018年以来,企业债务违约等问题频发,很多市场论调甚至对经济发展结构持悲观的看法。但从数据来看,2018年A股非金融类上市公司资产结构保持了稳定的态势,但并不意味着上市企业债务风险没有加大。研究发现,2018年A股非金融类上市企业负债结构中带息债务比例的提升,是高于企业负债率提升的。」

  西南证券(行情600369,诊股)首席研究员张仕元也认为,「当前,中国的债务问题整体可控」。以国际常用的负债率来看,「2018年中国政府债务水平占GDP的37%」,低于国际通行的60%标准,并且大幅低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但具体而言,仍需要关注地方政府债务,因为部分区域的工业园区普遍存在偿债压力较大的问题。

  中国证监会政策研究中心原副主任黄运成表示,一方面应该从微观的角度去探讨解决企业债务问题的一些具体办法,包括如何开拓融资渠道,如何使企业的产品更加畅销缓解它融资难的问题等;另一方面,是从宏观的角度分析债务问题的成因,包括行业与政策方面的成因等;第三,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从制度层面做一些改革和创新。

  水木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中国风投委常务副会长唐劲草表示,因为自己常年从事投资等工作,他发现上市公司面临的债务问题,很多情况下是由于其决策层的重大误判所引起的,「主要是两大问题:第一,上市公司的决策层对未来的预期存在重大误判,包括对行业的发展趋势,及对国家宏观经济的预测,甚至国际经济的预测等,都出现了较大失误。第二,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在上市之后希望企业超快速发展,造成的规模膨胀过快导致的。其实从中国的宏观环境来看,经济增速还是不错的。如果遵循这样的总体宏观增速,企业的负债率实际是不会太高的,至少也会在一个可控的水平。」

  西南证券首席研究员张仕元也认为,「当前,中国的债务问题整体可控」。以国际常用的负债率来看,「2018年中国政府债务水平占GDP的37%」,低于国际通行的60%标准,并且大幅低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但具体而言,仍需要关注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因为其建立的工业园区普遍存在偿债压力较大的问题。从具体操作环节来讲,「对于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要从调结构着手,建立一个长远的解决思路。而上市公司面临的债务问题,则需要把握好债务边界,并从制度层面去约束」张仕元如是说。

  立信会计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邓辉则从会计审计的角度出发,深入分析了上市企业所面临的债务问题在财务报表中的具体体现。他表示,「企业债务的质量与偿付风险的大小,需要多维度考量,应当着重关注企业的质押情况、能否持续经营,以及企业发展阶段、资产质量,货币资金是否受限等各方面问题,这样才能评判出企业的实际负债情况与偿债能力」。

  国海证券(行情000750,诊股)质控部总经理李赵力站在债券业务中后台的角度认为,防范债务问题的重点是把住源头关,即在项目立项的过程中,要特别深入去做债券风险的防范和评判,「债券业务风控立项环节是核心,应区分不同的债券类型和项目个案进行个性化的分析与判断」。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石资本董事长王杰则也从数据角度分析了A股涉及诉讼类案件的上市公司数量、金额及影响程度。他认为,从实际操作的角度来看,上市公司涉及的债务问题,往往金额巨大、情况复杂,必须有专业化的判断和方案才能够真正达到有效的化解。

热门图片
相关推荐

金融之家是目前中国领先的以证券交易为核心的互联网综合理财平台,金融之家为用户提供全球金融市场最及时的金融即讯,同时专注国内“互联网+金融”改革方向,提供优质的金融资讯、理财方案,让投资变得更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