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基金 > / 正文
作者:中国金融

民企隐痛:东方园林的欠薪之殇 活下去才有未来

中国金融 2019-04-25 13:55

  4月22日,在发布业绩快报的55天之后,“中国园林第一股”的东方园林(行情002310,诊股)(002310.SZ)正式发布了2018年的年度报告,而与一起面世的公告还有28个,基本上是对2018年的各项总结报告,与年报一起给2018年做一个收尾。

  但是,2018年这么一个年份,想要用几份报告收尾,显然还是太过乐观了,每个对2018年有切身感受的民营企业都知道,2018年在身上打下的烙印,还要伴随着企业相当长一段时间。

  而就在29份公告发出的前夕,东方园林及其实控人何巧女再次进入了舆论风暴的中心,这一次是因为“欠薪”。

  “离职员工”的声讨和吃瓜网友的围观,霎时关于“东方园林不行了”的声音甚嚣尘上。

  01

  欠薪

  4月20日,有媒体爆料,东方园林拖欠员工薪资,而且已经数月有余。而在微博上,也有数位自称东方园林员工的博主发文称,已经拖欠几千名员工四五个月的工资。

  4月23日,也有多名与东方园林存在劳动纠纷、欠薪纠纷的员工,前往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处理与东方园林的仲裁事宜。

  事实上,东方园林的“危机”在2018年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

  2018年5月份,“去杠杆”已经成为市场上的主导思想,企业融资尤其是“势单力薄”的民企的融资渠道受阻,而行业政策也在收紧,两重因素叠加,让从事资金密集型行业的东方园林遇到了障碍,尤其是融资的障碍。而在同时,恰逢几笔短融债和中票到期。

  怕什么,来什么,但是来了,也得面对。如果公开市场债券违约,可能会造成的结果是所有债务提前到期,彼时将要面对的是不可挽回的流动性危机。

  先还债。

  在2018年3月-2019年2月的一年时间内,东方园林完成了77.6亿的债券兑付,而2018年至今,已完成兑付的债券总额约88.17亿元。

  

  

民企隐痛:东方园林的欠薪之殇,活下去才有未来

  还债为东方园林缓解了部分来自公开市场的压力,为自己赢来了一段平稳的发展阶段,但是因此造成的内部资金紧张,还是缓发了员工的一些月份的工资。

  据东方园林内部员工反映,欠薪是存在的,但是社保和个税还是正常缴纳的,而且东方园林正在筹措资金,催回款、再融资,并在按次序补发在职及离职员工工资。

  02

  两难选择

  事实上,偿付债券和发员工的薪资本来并不是矛盾,但是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关于优先级的选择就成了摆在企业面前的难题,甚至有些关乎生死存亡的意味。

  对国家来讲,叫做“民本”,而对于企业来讲,“员工本位”,选择优先偿还债务,那么对于站于本位的员工是有失公平的,但是如果不还债呢?那么不好意思,市场会让失信者寸步难行,至于企业,只有更困难。

  比如2月份,发生了一次东方园林的债务违约乌龙事件,由于财务人员操作失误,未能在付息日的截止时间前完成打款操作,导致上海清算所公告“18东方园林CP002”债券违约。

  最后这起“违约乌龙”是有惊无险,但是另一只“16东林03”的债券早盘下挫8%,市场对于债务违约是风声鹤唳的。

  事实上,在2018年一些民企因为债务违约问题,造成更巨大的恶劣的市场影响,甚至企业自身也难以为继,已经有多家民企已经进行了破产重组。

  在齐星集团因债务问题破产重组后,山东又有多家民企因债务问题破产,甚至是企业之间互相牵连,相关公司也没有挺住;民企金立通信,其发行的“16金立债”无法按时兑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甚至实控人也无力代偿,而现在金立已经是破产进行时了。

  两全其美是最好的,但是就当前的市场环境来讲,缺钱是一个共性问题,企业在暂时性的困境中,自然需要取舍,当面临的都不是最佳选项的时候,“两害相权取其轻”。

  03

  困境与救赎

  都是“钱”闹的。

  在信贷宽松的时代,无论是对于企业来讲,还是对于地方政府来讲,负债的欲望。对企业来讲,发债扩张规模无可厚非,对地方政府来讲,可以缓解基建投资的压力。

  但是,当信贷环境收紧,地方债也不那么容易的时候,压力就显现了,一方面有偿债的压力,而另一方面,回款相对缓慢,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资金拖累。

  而没有让东方园林踩上“债务违约雷”,还得益于在何巧女的带领下和在政府的支持下奋力自救。

  而在银信方面,东方园林与金融机构保持着良好的互动关系;在公司发展上,获得了农银投资的债转股项目;而在经营项目上,将朋友圈拓展到央企。

  何巧女更是搬来了国资“救兵”。

  2018年11月,何巧女和唐凯将手中5%的股权转让给了盈润惠民基金,而盈润惠民基金背后的朝阳区国资成为了东方园林的战略股东,10亿的资金用以解决公司的债务问题。

  政府站出来纾民企之“困”,当然,这“困”不是因为企业决策失误导致的“困”,而是由于系统性风险导致的,为的是应对市场的周期性的变化,而纾困基金也不是为了夺权,而是真正的“驰援”。

  当我们谈论起民企时,一直在强调民企“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但是从民企的发展史来看,一直以来也算是在“夹缝中求生存”。从2018年的情形来看,对于民企的扶持政策可以说是民企得到的“最高礼遇”。

  但是,“最高礼遇”也就意味着“最深的困境”,“解救民企”也就成为了全国的共识,也还好民企没有被放弃,“多灾多难”但还是能挺过来。

热门图片
相关推荐

金融之家是目前中国领先的以证券交易为核心的互联网综合理财平台,金融之家为用户提供全球金融市场最及时的金融即讯,同时专注国内“互联网+金融”改革方向,提供优质的金融资讯、理财方案,让投资变得更简单.